古稀画家回村修宗谱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10日

  旧版电子报

  2017年05月18日 木曜日

  YMG新媒体:

  第d07版:土生金周刊

  5月4日,烟台海峡书画研究院已古稀之年的院长王志贤回到海阳市盘石店镇嘴子后村,共聚此地的还有从北京赶来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书画家协会副主席王志远,他们都是专为修复王氏家族陈旧宗谱事宜。此本宗谱的修复,由王志贤承担山川画部门,礼聘谢治平承担小楷翻录,曾嘉则承担宗谱工笔画部门翻画,还有与故宫博物院修复机构平级的浙江停云馆顶级修复专家承担陈旧宗谱的全体画面修补、修复工作

  古稀画家回村修宗谱

  400年宗谱寻王氏后人

  周刊记者李小鹏摄影报道

  王氏宗谱,从明未清初一路走来,履历400余年的风风雨雨,现在完整地庇护下来。在这漫长的汗青岁月中,发生何种劫难已无人可知,单就上世纪60年代至今,仅仅50余年的时间里,这宗谱持续遭遇3次火光之灾,一次次逢凶化吉,回忆起来奇之又奇。村人有说是“天意”,有说是“巧合”,有说是“祖德护佑”。上世纪60年代,“破四旧立四新”的呼声响彻华夏大地,嘴子后这个小山村同全国一样如火如荼。听说有一天,全村集中焚烧旧社会留下的旧物,各家各户把家传的古旧字画、服饰、戏装、家谱、历书等,纷纷送到老爷庙(即关公庙,现已拆除),自动投进熊熊大火中。一路被焚毀的还有古旧瓷器、摆件、玩物,还有观音寺匾额和镶嵌在屋梁上刻有建筑人和建筑时间的记事木板,有四溪后人王进宝家中保留的祖谱和名册等。

  嘴子后村有着长久的汗青,明清期间村中在京城做生意的人多,构成以四溪为代表的田主庄园,虽然地盘鼎新分田分房连同“旧物”分离到穷苦农人家中,但大部门还留在村里,故集中焚烧旧物的品种、数量良多很丰硕。好比家谱,村中不管穷大族家有。每逢新春佳节,家家户户“挂竹子,上大供”。全村集体还有两件,一件存放家庙,供通俗人家供奉用;另一件由大户人家供奉在都丽堂皇的厅房中。供奉在家庙那件宗谱已霎时化为灰烬了,存放厅房大族公用的宗谱也搬了出来。这宗谱放置在五丈余长的大木箱中,存放在厅房不被留意的角落,已被萧瑟几十年了。村中年轻人有的不曾见过,有的底子不知有这件宗谱。当几位小将七手八脚打开木箱,展开宗谱一看时,闹轰轰的排场登时鸦雀无声,大师看着宗谱上密密层层先祖姓名,面面相觑,一时呆头呆脑,不知如之奈何。这件明未清初绘制的宗谱,高达五米,宽约三米五,锦绫装裱,上端绘有“老帝老母”像和忠孝节义图,两侧绘制松竹梅兰等吉利图案。其画绘制可为高手细心所作,极其精彩绝伦,观之令人倾倒;装裱也非北京琉璃厂高手难认为之。大师面临先祖留下的陈旧宗谱,凝视着,品思着,心里五味杂陈,不知所措。小将们不忍心把祖宗留下的宝贝,抛到汹汹的大火中化为灰烬。可是谁也沒有胆子留下来。在一阵寂静之后,不知谁喊了一声:“烧!”随之几位小将抬着偌大的宗谱向火堆扔去。就在“说时迟、那时快”的当儿,忽听传来“这个留下吧”的话音,大师回身望去,本来是教师王恒昌,他挤进人群,安静地说,“这个留下吧,留着过年唱样板戏画布景用。”多好的说词,多好的来由,大师松了一口吻,随即卷好宗谱,装进木箱,抬回厅房存放。王氏宗谱在大火吞噬前的霎时获救了,先祖留下的历经400余年的宗谱保留了下来,从此,村人常常提起宗谱就想起王恒昌的名子,想起村中最高辈分的教书先生的名字。这是王氏宗谱躲过的第一次火的劫难。

  上世纪80年代,厅房闲置不消,村大队带领出于好心,同意临近村民的要求,把闲置的厅房及宽敞的大院,分租给村民放草木。村民欢快,大队也有些收入,可谓皆大欢喜。可是,让人不曾想到,一堆堆一垛垛杂草乱木,对厅房的办理留下了难以防备的火警隐患。事过几年的一个深秋晚上,天干物燥,放置着密密层层烧柴的厅房,不知何以,夜间突发大火。火势之大、之猛、之烈让人想不到,真是火光冲天、烟漫村舍啊!全村老小从睡梦中惊醒,远远看着残虐的大火一筹莫展。听说离村五十里的县城都可见火光映红的半个天空。村路狭小开不进消防车,火势凶猛救火员难以接近,眼睁睁让大火烧了三天三夜。草木烧光了,盈抱粗的梁柱烧塌了,金碧灿烂的海阳第一厅灰飞烟灭了。这厅房建于清乾隆期间,是在京城做生意的人回村所建,作为以四溪为代表的村中大户欢迎客人、存放宗谱、春节上供用。在抗日和平息争放和平期间,这厅房曾是海阳县第一届县当局、胶东军区后方病院三分所和姑且驻军开会的场合,仍是初办的海阳中学私塾、胶东北海银行印钞车间。解放初期,村办私塾、戏剧排演及召开村民大会,也是首选的场合。可是,这一切只能留在回忆中了。读到这里大师可能会问:宗谱哪去了?说来也巧,就在大火焚烧厅房的前几天,不知是谁,不知为什么,大概有碍杂草堆放吧,把这先祖留下的王氏宗谱,移放到新建大队部西配房中,王氏宗谱躲过了第二次火光之灾。

  又过了很多年,不知什么人,不知为什么,放置大队部西配房的宗谱移到正房存放。几天后,一场无名大火降临了,听说是雷电所致,大火吞噬了西配房,王氏宗谱又一次逢凶化吉了。如斯五十几年光景,记录着二十几代族脉的王氏宗谱,遭遇三次火光之灾,躲过三次火的劫难,无缺无损地庇护下来。是天意?是巧合?是祖德护佑?不得而知。让村人赞赏的是,今春虔诚的佛友,在村长辈和两委担任人的参与下,为陈旧的宗谱选择了极好的安身之地。历经无数险情的王氏宗谱,终究有一个好的归宿了!

(编辑:admin)
http://norimodel.com/scc/203/